湖北卫视在线直播 www.pphtz.cn   拔出长剑后的项琼没有丝毫犹豫,三步并作两步飞身到冲过来的守卫身前,便毫不留情的大开杀戒。

  项琼没有在皇宫门口多做停留,迅速杀出一条血路便冲了进去,几乎被吓傻的守卫根本还没来得及反抗,那白衣就硬生生杀出一条路,横冲直撞了进去。

  上万追杀过来的人马直到此刻才勉强赶到,领头的人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的守卫,双手伏在膝盖上一边大喘气这一边急切道:“那,那个白衣如同谪仙的男,男子,你们,你们看见没,那个就是,陛下,下了严,发了画像,我们要特殊戒备的那个人!”

  守卫在这般大阵仗的刺激下,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军队,守卫急忙而动作小心的指了指被大开的大门道:“那个白衣,冲进去了。”

  领头的人双眼一瞪,也来不及呵斥,更来不及大喘气了,对着身后的大军大大的一挥手后,大喊了一声:“追!”

  喊完,便一马当先的猛冲了进去,身后的军队也来不及休息了,带着武器冲进皇宫,门口的守卫退到两边,腾出位置,上万士兵还是鱼贯而入了半晌,皇宫门口才恢复了冷清。

  皇宫之中的守卫本也是极多的,通过这上万守城军了解到情况,两边人马汇合,一边先去皇帝的寝宫?;せ实?,另一边全皇宫寻找白衣项琼。

  项琼并没有故意隐匿,并不是他故作高调,而是,隐藏起来就不好寻找,皇帝在哪座宫殿了??!

  迅速穿行在皇宫之中,丝毫不加掩饰的白衣身影迅速被那上万特意寻找他的军队发现。

  看¤正版:#章节(g上酷☆匠@网`=0'&

  而项琼在这种不顾一切穿行与皇宫的情况下,也寻找到皇帝所在,那个被上万守卫?;て鹄?,森严到极致的守卫,如果皇帝在这皇宫之中,就只能在那个宫殿里面了。

  皇帝确实在这个宫殿内,甚至那些军队还专门在门口确认过,以免没有?;ご砉?。

  但是,早已经被吓破了胆的皇室中人,怎么可能安心,早在半个月前,刚得到项琼消息的同时,皇帝便迅速安排一大批工匠打造了一条地道。

  在皇帝的全力催促,加紧支持下,这条地道早已经修建完毕,这也算是是皇帝放松警备的原因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主要原因之一。

  当然,没有人知道这条地道的存在,除了皇室中人,修建这条地道的工匠都被残忍的屠杀了,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

  皇帝在众侍卫的口中了解到项琼前来,在他们确认自己在宫殿之中后,慌忙就窜入了地道逃亡。

  在他看来,这批军队能拖一会是一会,他可不认为就凭这么点人就能拦住那个从白衣杀成血衣的杀神。

  而只要他们觉得皇帝还在宫殿内,就会一直守护,能帮他拖延逃窜的时间。

  本应该很是漆黑的地道被这金国皇帝每隔一段距离就奢侈的安上了夜明珠。

  金国皇帝接着夜明珠的光芒在地道中前行,而宫殿外的军队可不知道他们的陛下已经逃了,还在持着刀,疯狂而拼命朝项琼杀去。

  项琼身形如急电,脊背若大龙,浑身劲力聚合,内力爆发,刺啦一声,拔出长剑,手持利剑,身形如同闪电般杀入这群大军之中,白衣再次染血,剑芒匹练如疾电般闪过,唰唰唰几声,便是几个人头落地。

  项琼没心思同这些喽啰纠缠战斗,只是迅速杀出一条血路,直奔着皇帝的寝宫。

  寝宫门口,一直在森严守卫的士兵气氛紧张起来,拔出刀枪,对着越发靠近的项琼。

  项琼岂是那么好阻拦的,这上万人都不是他一合之敌,仅仅片刻,他便以染血白衣之身,冲出这万人的包围圈。

  守卫在皇宫门前的士兵越发紧张,甚至有几个人都想要主动朝那道如疾风闪电杀来的身影扑杀上去。

  门口的上万守卫紧张的结成战阵,刀剑拔出,只等那道疾风身影闯入,这个巨大的万人战阵便会瞬间启动。

  那道身影后面,也是近万的军队追杀,显然,项琼已经陷入两面夹击之境。

  那道染血白衣的身影却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处境,依旧是狂妄孤傲的无视一切,仗着一柄长剑,一身独闯万军!

  手持长剑,项琼就横冲直撞,闯入军阵之中大杀特杀,后面的上万人极速前进,却还是有一段距离才能赶到。

  上万人结成的战阵,这么说也有几千近万米长短,项琼一路狂冲,遇人阻拦,一剑斩下,一道匹练闪过,阻拦的人便身死,然后项琼便继续屠杀着前进。

  短短时间,后面上万人冲过来汇合的时候,项琼离皇宫已经不到三百米,视万军战阵为无物般。

  宫殿门口的侍卫看着战斗力极端恐怖的项琼直奔皇宫,而且距离已经不远,慌忙的连滚带爬就闯入宫殿之中。

  当然,肯定不是逃跑,逃跑也不至于往宫殿里跑,连滚带爬闯入宫殿之后,几人也没敢抬头,只是单膝跪地,深深的低着脑袋恭敬道:“陛下,那个血衣杀神要打进来了,我们要挡不住了,陛下快点逃吧??!”

  几人紧张兮兮的说完,半晌也得不到回应,一个胆子大的这才偷偷朝面前瞥了一眼。

  这一瞥可不得了,只见这单膝跪地的汉子一下瘫软在地上,脸上满是茫然无措和恐慌,活脱脱一个失去了主心骨,又面临绝世强敌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

  其他几人听见动静,再加上半晌没得到回应,也是偷偷瞥了一眼龙床的方向,然后一下子瘫在地上。

  一个眼睛有些被吓得呆呆的人看着空荡荡的龙床,嘴里持续而重复的喃喃道:“陛下不见了?陛下,逃跑了?”

  外面便是绝世强敌,屋内的主心骨却其实早已经逃跑,几人一时间接受不了,此刻都有些茫然无神起来。

  “砰……”

  房门被狠狠的一脚踹飞,然后掉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一只被血袍包裹着的脚收回,一道血衣妖异如魔的身影踏入,谪仙般缥缈却又极其狂妄霸道的声音缓缓响起:“那皇帝老儿,在何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