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卫视在线直播 www.pphtz.cn   徐姝丽走进停车场,小心地注意着四周,看到仅有出口处的保安在打盹,快步走到凌度车前,手掌挡在额头上,遮住反射的灯光,望向车里……

  在副驾驶的地方放着一把弩,在后座上还放着把半米长的砍刀,挡风玻璃下还有两包黄鹤楼。

  她吸了口气,正要走开,一转身就撞在个人身上。

  “你在看什么?”

  白衬衫西装裤的男人冷冰冰地问。

  “我在找我的车……”

  “你也开凌度?”

  徐姝丽慌张的低头要走,男人冷视着她离开的方向,将车门打开,拿了包烟,又将后座的砍刀插到腰后,才拿出手机。

  “人到黄梁县医院来了,要不要我现在动手?”

  手机那头的声音很低沉,像是故意压着。

  “他在祠堂里的口吻,像是对神仙草的认识很深,而且神情笃定,我正在查他的事,你先盯着,不要动手?!?/p>

  “好?!?/p>

  男人扭头走进了医院大厅。

  那边也放下了手机,听着身后传来的惨叫声,从黑暗处走出来,露出张黄俊的脸孔。

  “林总,林爷,我真不知道,啊,我……”

  坐在椅子上,被两个保安按着胳膊的苏想,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脚也被绑在椅腿上了,脖子上还有被绳索捆过的痕迹。手里夹着烟的林子楠,淡淡地说:“你在洲上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看着,别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的人听到你提到过神仙草……你跟那王博是什么关系?”

  “林爷,我真不知道什么神仙草,就在拍卖会上见了……??!”

  保安一拳打在他的肚皮上,苏想连晚上吃的饭都快吐出来了,一股酸水涌上来,还不说那腹部有多痛。他整张脸都因为疼痛扭曲的皱起来,可他还在咬牙坚持。

  本来要快去安排给参加年会的药材商住的院子里休息,还没推开门就被人捂住嘴绑到这里。

  林子楠又一露脸,就问神仙草的事,他当即知道坏菜了。

  “那个王博是什么来头?我看他跟白老三认识?”

  “他,他治好过白掌柜二姐的病,在桂林认识的?!?/p>

  “白二的???”林子楠微微一讶,“她的病听说很复杂,他也能治?”

  “我不知道,我也是听说的……??!”

  苏想脸上被狠狠的抽了一下,抽他的东西是一根藤条,在他脸上留下了长长的血痕。

  “林爷,我是白家的人,你这样打我,要是三爷知道……”

  林子楠一脸讥嘲:“你拿白老三来吓我?白家早已是昨日黄花,这次拿来的铁皮石斛算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不然连今年都撑不下去。就他一个矮子,还想跟我跳?说吧,那姓王的,是不是有朋友在种神仙草?他是怎么知道神仙草的事的?”

  苏想咬着牙在撑着,可他也在暗暗叫苦,这么打下去,就是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了多久了。

  何况他就一个药材贩子,身子也不是铁打的。

  “你不想说是吧?跟我装硬汉?继续给我抽!我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p>

  林子楠吐出个烟圈,听着耳朵里传来的惨叫声,一脸稀松平常。

  没多久苏想的衣服也破了,背后都是一道道的藤条印子。

  连嘴里都是血,被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中的,牙都松了几颗,各种痛楚汇在一起,反倒让他觉得好像不怎么疼了。

  “林子楠,你有种就杀了我,你们林家再厉害,杀了人,也不好收场吧?哈哈!”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林子楠快速的掏出一把92式手枪,指着苏想的脑袋。

  苏想的笑声嘎然而止,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

  死亡的恐惧一时涌上来,让他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刚才的勇气全都消散得无影无踪。

  “你说我敢不敢杀你?”

  “林,林爷,我……”

  林子楠用枪口点着苏想的额头,嘲笑道:“人,总要到快死了,才知道死有多可怕。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关于那个王博所有的事,我就饶你一命?!?/p>

  “我,我说……”

  苏想突然跳起来,带着椅子撞向林子楠。

  “快按住他!”

  林子楠叫出声的同时,保安就扑上来了,可苏想动作也不慢,一口咬住他的脖子。

  “??!”

  脖子上的肉被一咬,痛得林子楠大叫不止,血更是如喷泉般的射出来,淋得苏想一头都是。

  他这一口竟然奇准,咬住了林子楠的颈动脉。

  苏想咬就算了,他还一撕,将林子楠的肉扯下一块,再下嘴又咬。

  两名保安完全扯不开他,他是豁出去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林子楠的身上。

  林子楠也被他压倒在地上,一脸惊恐,哪还有刚才在上风时的游刃有余。

  “快把他拉开,你们他妈都是吃干饭的吗?”

  苏想咬着咬着,手竟然从绳索里挣脱出来了,他一下抬起头,这倒是不咬了,可是双手掐住林子楠的脖子,手指还从伤口处伸进去,一直往里抠。

  一名保安找到一根木头朝着苏想的手臂就砸下去。

  这一砸使出了全身力气,苏想的手臂一下弯折,再也使不上力。

  /{看-*正c版章节Cx上酷)"匠W网W0PS

  那保安又想再砸另一只手,苏想一边大叫着,一边却用力的往脖子里抠……

  砰!

  突然一声枪响,两名保安就愣住了。

  瞧着从苏想胸前冒出来的白烟,再看他背后的伤口,脸色都是一变。

  “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

  苏想往前一倒,无力的压在了林子楠的身上。

  “快给我把他拉开,去给我找医生!”

  林子楠吼着想爬出来,两名保安这才回过神,将苏想的尸体从他身上扯开。

  就瞧浑身是血的林子楠,犹如一头野兽似的爬着站起来,又晃了两下,捂着脖子就将枪扔在地上。

  “把尸体和枪都处理了,草!”

  林子楠捡起地上的一件黑西装,捂在颈上,走出了地下室。

  这里是林家专门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建立的,原来是日军留在子母洲上的审讯室。隔音效果极佳,就是拿迫击炮来打,外面都听不见。

  但林子楠狼狈出来的模样,还是被人看见了。

  “林兄出了什么事?”

  张志常一脸阴鸷地笑着,林子楠哼了声,快步走开了。

  但他步伐凌乱,脚步虚浮,让张志常朝屋子多看了眼。

  “这家伙在里面做什么?莫非是威逼良家少妇图谋不轨不成,被人咬伤了?”

  瞧瞧天上星斗,张志常摇摇头,走回自家别墅去了……

  王博瞧着站在大厅里的男人,背后插着的砍刀太明显了吧?

  “苏警官,你去把他抓了,问问看是谁让他跟踪我的?!?/p>

  苏暧茶嗯了声,眼角划过被他搂着的徐姝丽,竟没来由的有点羡慕,拍拍脑袋,把这不该有的想法摒除,走到楼下去了。

  “你在洲上没得罪人,还有人跟着你,定然是被人盯上了什么?!?/p>

  丁言一手撑在栏杆上:“俗话说财不露白,你是不是露财了?”

  “丁哥说笑了,我那点钱,人家能放在眼里?”

  “那也未必?!?/p>

  说着话,苏暧茶已经走到那人身边,亮出了警官证。

  “身份证?!?/p>

  “苏警官,警察有权随便查身份证吗?”

  “根据《身份证法》,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需要查明身份的,可以查验身份证!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男人哼了声,手往腰后一摸……

  苏暧茶手向前一按,扣住他的手腕,再一扳,膝盖顶在他的后背,将砍刀抽出来:“这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