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卫视在线直播 www.pphtz.cn   氛围很悲伤。

  死去的人死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坚强。

  眼看着自己昔日相熟的朋友,邻居,兄弟,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然后躺在这边陲小镇的野地里,再坚强的士兵也在此时红了眼眶。

  华工们一样。

  十二个华工客死他乡,永眠在这万里之外的泰西之地,再不能回故土,饶是才穿越过来没多久的罗丹,也不由得心底升起一股悲切之意。

  再炙热的太阳也无法温暖一具尸体。

  尸体下葬,封土。

  时间不足,坑也挖不了多深,最深的也就半米多点,堪堪够埋进一个人罢了,说不得一场大雨就会冲开积土,或者森林里饿极了的野兽会过来刨开坟堆啃食死人。

  不过他们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

  现阶段不让同胞暴尸荒野,就差不多了。

  “上碑?!?/p>

  死去的法军士兵们根据信仰,坟前全部插上了临时赶制的木质十字架。而华工,罗丹自己做主,剖了木板,让沈文把每个人的姓名籍贯死亡日期写上去。

  不愧是宦门子弟出身,饱读诗书功底深厚,兔子书生的一手魏书堪称漂亮,笔画方严沉着古朴,字字清晰,不带半分瑕疵,比罗丹自己那根本拿不出手的烂字强了千百倍不止。

  墨水用的神父的,毛笔则是从杀掉的狼人尾巴上扯下来的毛做成的,正儿八经的狼毫。

  虽然狼毫其实用的是黄鼠狼的毛才对。

  “鸣枪!”

  砰砰砰砰砰砰?。。。。?!

  并不怎么整齐的排枪之声惊起了远方林中的飞鸟,火光与枪声冲淡了悲恸。三轮射击过后,徐徐而来的清风拂走了发射药燃烧留下的刺鼻硝烟。

  从今往后,这座名为帕斯卡的小镇外,就此多出了这么一片墓园,这里沉睡着很多为抗击德国侵略者而牺牲的法国年轻人。也沉睡着,很多自万里之外的远东而来,为协约国的胜利做出了莫大贡献,最终将热血洒在这片土地的华国人。

  葬礼结束,所有人散去。

  罗丹注视着那一块块木头赶制成的墓碑,心中百般滋味,外人不足以道。

  他本不是兽人。

  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半个月,严格来说他其实本身对于这里并没有太多归属感,这在他看来只是一场荒诞不羁的冒险,是因为某个不知名的家伙的恶趣味,他才来到了这里。

  但人心都是肉长的。

  华工们虽然要么长着兔子耳朵狗尾巴,要么长着牛角羊角,还有个别兽类体征非常明显的,比如他自己??纱蠖嗍送饷驳娜肥腔说难?,说汉语,写汉字,山东话河北话,四九城的京片子。

  沈文那一手漂亮的魏书更是让他难以言说。

  还有他的小女朋友,米兰达。

  弗朗西斯中尉,本·格罗弗士官,那个澳大利亚来的袋鼠帅哥,以及很多很多很多人,都已经和他的命运产生了交集。他们不是人类,但在这个以兽人为主导的世界里,真要论起来,其实他这个灵魂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家伙才是异类。

  罗丹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很大的漩涡。

  `V最新章[email protected]节上◇酷匠J√网%0^

  因为穿越,因为战争。

  一次又一次目睹死亡。

  他失神想着,想着。

  忽地,脑子里仿佛闪过一道灵光。

  “书生,你知道赠从兄襄阳少府皓吗?”

  突然被罗丹没头没脑的问上这么一句,沈文一愣,思索片刻,终归是读书人,国学功底不差:“罗兄是说青莲居士所作?”

  “是啊?!?/p>

  熊猫人似是想通了什么,长出一口气,脸上带起笑:“这诗写得好,可总归太悲,所以我只喜欢其中一句?!?/p>

  “哪一句?”

  “老言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甭薜っ挥兄苯踊卮?,而是自顾自道:“你看咱们现在跟这战场,老大一个绞肉磨盘里打转,也是一个道理?!?/p>

  系统给他的主线任务是在协约国和同盟国的交战区域内待够三十天,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一半的时间,熊猫人戏谑地笑了笑,人只要一想通了道理,那事儿也就不叫事儿了。

  “笔给我?!?/p>

  从书生手里要过那支粗略赶制出来的狼毫笔,罗丹蘸了蘸墨水,在一块木板上开始笔走龙蛇。

  “我没学过朗诵,不会棒读,李太白的诗太豪迈,一说出口,就没气势了?!?/p>

  他其实不会写毛笔字,但狼尾巴上的毛还是比其他动物的毛要硬一些,一路写下去,他就当硬笔用了。

  “给?!?/p>

  写完,笔杆一甩,罗丹负手走向小镇,迈着方步,整个人犹如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摇一晃没了身影。

  沈文好奇的接过木板。

  然后就被罗某人的字丑到了。

  乱挽一通笔画不明,轻重难分,差不多就可以形容罗丹的那一手烂字。

  但沈文并未就此看轻,反倒认真的阅过上书的诗句。

  字虽丑,气魄却很足。

  十个大字,恍若穿越了千年岁月,带着李太白那股子洒脱杀伐之意气扑面而来,看得他一怔。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