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卫视在线直播 www.pphtz.cn “缅甸的就算了,你肯定也做不了蔡殇那小子的主,别说你了,估计他爸都不行。我也不为难你?!崩咸呛堑目凇拔颐橇礁龊没昂盟?,好事好办,你按照我的要求,别再封锁我的亡魂山,我就保证高浪平安无事,你不按照我说的来,我就活剐了他,怎么说呢,我肯定是不忍心的,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也算是高浪为了他自己以前劝诫我做掉你,做出来的补偿吧,王赢,我从放下电话的这一刻,就开始给你计时了,三个小时之内,外面的戒严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你等着看视频吧,你提前做做心理准备,看看路达的那个视频,高浪一准和他一模一样的,现在其实就看看你能不能学习学习蔡殇了,宁可看着自己的发小被千刀万剐,他还能坦然自若的!”

老太君说完之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王赢这一下是彻底蔫儿了,凡骁也是听见了王赢电话里面老太君的那些说法,对于高浪和王赢的事情,凡骁这些年经历的太多了,而且说实话,凡骁也是真的很喜欢高浪的,浪哥的性格那肯定是没的说,他也确实帮过王赢太多次了,凡骁知道王赢现在心里面肯定再一直犯嘀咕,看着王赢这个样子,凡骁从边上缓缓的开口“你觉得,老太君能不能真的把高浪做掉,那得多伤他心?!?/p>

“他现在确实是没路走了,这么多人都在亡魂山要吃要喝,高浪这是他最后一步棋了?!蓖跤詈粑艘豢谄?,然后盯着自己手上的照片看“而且你看这照片,明显的是老太君已经知道高浪被关押在哪儿了,但是他一直没有露面去救,这就说明他做好了要干掉高浪的准备了,到时候派几个人过去,全都处理好了,高浪那个时候到死也不会知道是谁对付的他,按照他的性格他死也猜测不到老太君,干掉他的人肯定会和他说一句,都是王赢热的锅?!蓖跤饣岫?,自嘲的笑了起来“没辙啊,没辙?!?/p>

“我肯定是做不到蔡殇那样,我也不可能看着高浪因为我出事,我宁可自己出事,都不会让他因为我被活剐的,但是说实话,老太君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如果现在不一鼓作气吞掉他的话,那让他缓过来了,那以后会死掉的人会更多,毕竟亡魂山我还想要拿回来的,你说说,我应该怎么办?”王赢盯着凡骁,眼神十分的复杂。

凡骁从边上也纠结了,显然能把老太君逼到这个份儿上,那是相当不容易的,或许这一辈子,也就只有这样一次的机会,而且凡骁也清楚,说对高浪动手,那老太君肯定就真的能下去手,这一下实在是太过于纠结了,这会儿,他们的车子已经又停在了马路边上,两个人也是在这边等着刘圣鹏,王赢拿着自己手上的照片,就开始发呆,他盯着照片里面的一切的一切,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他不停的再自言自语,也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定还会有别的办法的,一定还会有别的办法的?!?/p>

凡骁自己双手放在方向盘上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越南这边的经济状况也是真够落后的,这么大一个大城市,再国内看着似乎还不如三四线的小城市繁华,王赢已经彻底陷入了沉思,通常这种时候凡骁也不会打扰他,按照以往正常的逻辑来看,他们的车子停在那里的话,刘圣鹏很快就会回来上车的,但是两个人再这等了二十多分钟,刘圣鹏都没有过来,凡骁摸着自己的耳机“刘圣鹏,你干嘛呢?泡妞去了你!”

凡骁说完,耳机里面并没有回音,凡骁犹豫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顺手从边上又把电话拿起来了,电话打给了刘圣鹏,可是连续打了好几次,电话那边也没有接通,凡骁转头瞅了眼王赢,发现一脸焦急的王赢这会儿也是浑然不知,他自己顺手就把车门打开了,他刚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再他的侧面,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已经过来了,女孩化着妆,或许是保养的太好了,根本看不出来实际年龄,但是凡骁这会儿已经产生了警惕了,看着女孩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他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自己裤兜里面的枪,然后他不停的环视着四周,女孩这会儿微微一笑“凡骁,你好?!?/p>

她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从边上就把手举起来了,随即她很无所谓的从兜里面就把刘圣鹏的电话拿出来了,递给了凡骁“这一下电话打了这么多个,你这是多着急,多担心人家的安危啊?!迸⑺低?,凡骁没有吭声,他眉头一皱,在这一刻,凡骁内心已经有了动手的打算,就在这会儿,周边至少四五个红点儿,全都对到了凡骁的身上,凡骁再次抬头,发现周边好几个隐秘的建筑物周边,都有身影出现,这些人手持武器,瞄准器已经对准了凡骁,凡骁心里面一惊,这一下是真的完了,女孩从边上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呵呵的开口“别担心,我们司令并不想要你们的命,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了,也不会专门让我过来来请你们了,但是不过说实话,你们不要轻易的抵抗,虽然我知道你身为鬼岛最早的那一批精锐鬼魂势力,再加上这些年的经验阅历,那肯定是独当一面的好手,但是我觉得你的动作快不过子弹?要么试试?”

就在这会儿,后面的车窗户被摇下来了,王赢看了眼凡骁,冲着凡骁摇了摇头,王赢心里面很清楚,再这种地方,如果被阮林峰发现了,那几乎是没有逃跑的可能,而且至少现在这个女子从表面上来说,还算客气,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看着王赢摇头了,凡骁自己转身就上车了,女子也很客气的直接也上车了,坐在了王赢的边上“回将军府?!狈叉缬淘チ艘幌?,自己开始倒车,调头往回走。

王赢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子,很快,女子微微一笑,伸手“银子哥,你好,我叫龚雪,祖籍是Z市的,我是华裔后代?!蓖跤饣岫残α诵?,他对于这个龚雪,还是充满戒备的,尤其是这种笑起来显得天真无害的,这才是最危险的。

几分钟以后,一行人回到了之前王赢他们呆着的那个路口,这边所有的人,似乎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一样,王赢他们的车子直接就往里面行驶,东绕西绕,没有几分钟,就到了阮林峰的家门口,再阮林峰的家门口,这里站着几个站岗的士兵,这周边虽然看起来就这么几个人,但是王赢心里面清楚,绝对不会仅仅是外面看着的这么简单,龚雪再前面带路,把王赢和凡骁两个人都带下车,随即龚雪冲着凡骁开口“你就不要进去了,和他一起从外面等着吧?!惫ㄑ┧低?,拍了拍手,不远处,刘圣鹏再两个士兵的“?;ぁ敝?,冲着他们这边过来了,他显得一脸的尴尬,但是明显的身体状态不错,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看见王赢之后,王赢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又看了眼凡骁,随即王赢自己跟着龚雪,转身就进入了别墅,别墅内部装修的富丽堂皇,犹如宫殿。

再一进门,有一面“水墙”,之所以称为水墙,是因为这是偌大的正方体的大鱼缸组成的“墙”这鱼缸一面再最下面的地板上,另外一头在天花板上,高得有六米,长款也至少都有三米,再这鱼缸当中,数不清的红龙,金龙,银龙,就是单单这些鱼,加上这一整套鱼缸设备,保守估计就得价值上亿,王赢这么多年,也是见多识广,可以说是什么宝贝都见过,但是进入到阮林峰家中的时候,王赢还是被面前的这一座大鱼缸给震慑住了,王赢再仔细一看,这鱼缸周边居然全都是用黄金镶嵌了,而且鱼缸外面还有很多黄金雕刻装饰品,还有被镶嵌上去的翡翠饰品。

王赢这边还在盯着这鱼缸震惊的同时,在侧面,阮林峰正在欣赏他的鱼,显然,这是他的宝贝,看着这些鱼,他整个人都陷入了自我陶醉当中,边上有一套专门喂食的系统,他时不时的还会来喂食,看着这些鱼游过来,他发自内心的笑了。

阮林峰和巴蛇的母亲一样大,看起来也就是五十来岁的样子,小平头,但是和王赢一样,所有的头发都是白的,他的眼睛不大,整个人的军人气质也很明显,王赢进来之后,龚雪就站在了边上,并不在说话,阮林峰依旧在喂鱼,再阮林峰家中的客厅里面,有一面一百寸的大电视,现在电视里面播放的,是李康,大白他们这伙狼牙的精锐,正在从这里撤退的实时监控视频,到了这个时候,其实王赢才知道,自己这些人的一切的一切,全都在阮林峰的掌控当中,事情也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阮林峰现在也是专心的喂鱼,根本不理会王赢,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阮林峰从边上拍了拍手,随即坐到了自己的沙发上,他端起一杯茶,自己细细的品着,这个时候,龚雪才走过去“将军,您要的人,我已经给你带到了?!?/p>

阮林峰点了点头,冲着边上示意了一下,王赢还是过去了,他坐在了阮林峰的对面,很是客气的开口“将军您好,幸会幸会,我叫王赢,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毕匀?,阮林峰听不懂中文,王赢说话,龚雪就从边上翻译,龚雪翻译完之后,阮林峰笑了笑,他冲着龚雪也说了一段话,随即龚雪转头又看向了王赢。

  更;z新fv最快*f上E《酷O-匠网a"0qX

“我们将军说了,你这个误会,还真的不是一个小误会,带着这么多人,从我家门口先后盯了我这么多天,一天是误会,一次是误会,那这么多天了,都是误会吗?那你现在看看我电视屏幕上面的这些人,我也让他们误会一下,怎么样?”

王赢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对不起将军,我实在是抱歉,但是我确实只是来找我的朋友的,可是我不知道我的朋友是不是在你这里,而且,我冒昧打扰您也不好,所以我才采取了这样的方式,真心的抱歉,对不起,将军?!?/p>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